主页

日本国家意志下的日军细菌战资料选(之六)

  [按]吉见义明先生是日本中央大学教授,多年从事日本毒气战、细菌战以及从军慰安妇的研究。他最先从日本防卫厅战史研究室发现了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担当日本细菌战作战的大佐井本熊男的《业务日志》。该日志详细记录了日军在中国战场上使用细菌武器作战的情况,是极为重要的日军罪行证据。吉见教授根据这一资料,在东京地方法院为中国的战争受害人作证。本文是他对有关日军细菌战资料的综述的摘录。

  1936年,关东军成立了防疫部,1940年改称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队,1941年又称满洲731部队,1945年改称满洲第25202部队。有关731部队等日本陆军细菌部队的文档资料,在日本主要存于下列场所:

  陆军军医少佐池田苗夫、陆军技师荒木三郎《关于破伤风毒素及芽胞接种时组织筋力的电位变化》。

  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编制详报提出之件的报告》(1939年9月23日),收录有陆军的编制、编制改正及勤务令等资料,包括有731部队的资料。

  《北支那防疫给水部业务详报》(1944年4月1日—9月30日),系731部队整理的资料,其中包括一些曾转移到美国,后返给日本政府的一部分资料。

  《参谋本部第一部长真田穰一郎业务日志》(以下简称《线军司令官泽田茂阵中日志》以及陆军省、参谋本部军官们的业务日志、派遣军高级军官的阵中日志等,其中包括有关731部队的记述。

  上述资料中,加茂部队撰写的《因黄弹射击伤害皮肤及一般临床症状观察》,以及陆军军医少佐池田苗夫、陆军技师荒木三郎所撰写的《关于破伤风毒素及芽胞接种时组织筋力的电位变化》,还有陆军技师吉村寿人的《关于冻伤》已经公开发表,收录在田中明、松村高夫编写的《731部队作成资料》中(不二出版社1991年版)。

  《远藤日志》没有公开,但可以从宫武刚撰写的《将军的遗言——远藤三郎日记》(每日新闻社,1981年版)中了解731部队前身——东乡部队的创建和业务情况。

  防卫厅防卫研究所图书馆及防卫厅机关所存资料几乎都没有公开,除《北支那防疫给水部业务详报》中的一部分业务关系资料公开外,其他都没有公开。而且,连这里保存的资料目录也没有公开,所以不晓得这里究竟存有什么相关资料。

  战后被转移到美国的731部队的资料,曾经返回日本一部分。据《朝日新闻》1986年9月19日报道,“关于石井部队的第一批资料返回日本后,最初放在外务省复员局保管,防卫厅成立后移交给防卫厅,该厅成立战史室后保存在战史室内”。这些资料都没有公开。据悉,防卫研究所对战史资料的公开有严格的内部规定。1982年12月,防卫研究所制定了《关于战史资料公开的内规》,其中第4条对不公开资料的理由做了“说明”:一是保护个人“隐私”;二是有损“国益”;三是不能引起不利的社会影响;四是其他不适合公开发表的资料。

  就这样,有关731部队的重要资料,均以“引起不利的社会影响”或有损“国益”等为借口封锁起来。

  有关“阵中日志”、“业务日志”类的资料从1990年开始陆续公开,但比起防卫研究所内所存的内容不过是微乎其微。

  相信,在同731部队有关联或涉及这类情报的高级军官的日志中,一定记载有731部队的极其重要的情报,随着这类资料的公开,日军实施细菌战的许多机密将会明了。

  1946年5月3日,东京审判开庭。但在此前,美军已同意对731部队的责任者免于起诉,所以这次审判没有追究日军实施细菌战和人体实验的责任。

  美国政府为了垄断占有731部队积累的细菌战资料和技术,隐瞒了731部队的战争犯罪事实。但在战后不久,随着日军细菌战和人体实验的事实被揭露,确切的证据已浮出水面。苏联没有能够获得日军细菌战的技术和资料,转而于1949年12月,在伯力对12名731部队的关系者进行了审判。翌年,其审判记录用日本语发行(《关于起诉原日本军人准备及使用细菌武器事件的公诉书类》,莫斯科外国语书籍出版局,1950年版)。

  对此,东京审判时的主任检察官基南和对日理事会的美国代表西波尔特对苏联予以非难,所以伯力审判几乎没有产生影响,也没有引起关注。

  1981年,神奈川大学教授常石敬一出版了《消失的细菌战部队》,并在研究731部队的学会上连续做了报告,主要是关于人体实验的实证内容。此后,常石又根据美国方面的资料,了解到当年美军对731部队关系者询问的实况,于1984年出版了《标靶 •石井》(大月书店)。

  1981年,美国新闻记者约翰•鲍埃尔依据情报公开法获得了美国政府的机密资料,弄清了美国政府为了获得人体实验的数据资料,而对731部队责任者免于起诉的经过。同时,作家森村诚一的《恶魔的饱食》(光文社1981年版)和《续恶魔的饱食》(光文社1982年版)的出版,通过采访731部队的关系者,并从美国政府的资料中弄清了人体实验的事实。

  1985年,庆应大学教授松村高夫等人从旧书店里发现了加茂部队撰写的《因黄弹射击伤害皮肤及一般临床症状观察》,以及陆军军医少佐池田苗夫、陆军技师荒木三郎所撰写的《关于破伤风及芽胞接种时组织筋力的电位变化》,通过这些毫无疑义的第一手资料,弄清了731部队利用毒气弹、破伤风疫苗等进行人体实验的事实,发表在《历史学研究》第538期(1985年2月)和《731部队作成资料》上。

  之后,美国发表了关于731部队实施人体实验的极密调查报告资料《费尔报告》和《希尔报告》。1989年,常石(敬一)的《消失的细菌战部队》(增补版)翻译了《希尔报告》中的一部分,松村高夫1994年出版的《论争731部队》中也翻译了《费尔报告》的总论部分。

  但是,由于对日军将细菌武器用于实战的研究偏迟,特别是基于日军第一手资料而进行的研究尚欠缺,研究现状还不能说令人满意。

  1991年,韩国原“慰安妇”金学顺向东京地方法院提出了要求日本政府谢罪赔偿的诉讼,从这年的12月开始,我(吉见义明)着手进行“慰安妇”的调查。1993年,在继续调查过程中,在防卫厅防卫研究所图书馆发现了可以公开的井本熊男大佐、金原节三军医大佐、大塚文郎军医大佐、真田穰一郎少将的业务日志。在这些资料里,不仅发现了有关“慰安妇”的重要资料,而且发现了日军为开发细菌武器进行人体实验和实战的计划资料,以及许多用于实战的记载。这样,我同立教大学的研究生伊香俊哉一起,于1993年12月整理出论文《日本军的细菌战》,接着又于1995年出版了《731部队和天皇、陆军中央》(岩波书店,1995年版)。